最新 熱點 圖文

管家婆祥瑞之兆一波中特网址:再論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之爭(上)

(來源:網站編輯 2017-09-19 10:55)
文章正文

金牌财富t一波中特 www.efoac.com   【試圖用人為的計算、模擬和策略性選擇來代替市場,無法解決市場經濟中的公平競爭和市場的有效甄別淘汰問題】 

  □惠雙民 

20世紀30年代經濟理論界發生的東西方之爭,因蘇聯解體、東歐巨變、前社會主義國家轉型而宣告結束。計劃經濟以失敗的試驗和實踐證偽了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的理論爭鳴。市場和計算之爭,宣告了計算是理性的一個工具,但是計算不能代替市場。80多年后的今天,在中國市場經濟深刻改革、轉型和發展的又一關鍵時期,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再起爭鳴,這一次是大數據與市場的爭鳴,即大數據能否代替市場,實現計劃經濟代替市場經濟。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之爭的另一表現,則是關于政府能否制定和主導有效的產業政策之爭。這個領域是計算與市場之爭的一個變種,主旨是政府以策略性政策選擇來代替市場。  

  東西方之爭:人為計算與市場經濟核算  

  20世紀 20 年代,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前蘇聯建立了。彼時許多西方思想家和前蘇聯學者,本著對未來社會的美好憧憬,相信社會主義或中央計劃經濟會必然取代市場經濟。列寧通過“新經濟”政策,很快實現了前蘇聯的國民經濟恢復和新的經濟景氣。而持續不斷的經濟?;約壩善湟⒌牡諞淮問瀾绱笳?,動搖了市場經濟在整個西方的信念。這一東西方比較,引發了人們思考人類經濟出路的爭鳴。  

  20世紀 30 年代左右發生的以米塞斯、哈耶克為代表的市場經濟與以蘭格為代表的計劃經濟的東西方之爭,正是從激勵和信息以及博弈與公地悲劇角度,揭示了人為計算是無法代替甚至也無法模擬市場經濟核算的。 

  米塞斯指出,在私有制的經濟體制中,合理經濟計算之所以可能,是因為用貨幣計量單位所表現的價格構成了這種計算的必要條件。計劃經濟不存在價格,因此無法確定某一種產品是否需要,也不能確定生產它的過程中勞動和原材料是否有浪費。由于中央計劃者沒有市場經濟調整的價格信號,也就沒有能憑以做計劃的經濟計算手段,因而只能采取一種在“黑暗中摸索的”試錯辦法。由此,米塞斯從經濟合理核算角度,宣布了計劃經濟的不可實現。 

  蘭格回應了米塞斯對社會主義經濟計算可行性的質疑,提出了競爭社會主義的解決方案,即“蘭格模式”。蘭格認為,在生產資料公有制的社會主義經濟中,中央計劃局可以通過試錯法來模擬市場機制,來實現逼近市場經濟中的一般均衡價格和生產資料的配置價格,實現供求平衡和資源合理配置。  

  哈耶克在20世紀30年代提出了與蘭格商榷的三點意見,一是中央計劃者的信息搜集和處理困難;二是中央計劃經濟中的激勵問題;三是價格機制的真正作用不是蘭格所迷戀的靜態均衡。哈耶克指出,價格制度的真正功能,是一種傳遞信息的機制。中央計劃者缺乏必要的信息,而有效配置資源所需的價格及成本的信息又只有通過市場過程本身才可以獲得,這就從根本上決定了中央計劃經濟的不可行。  

  大數據與市?。杭蘋糜朧諧【迷倨鷲?nbsp;

  馬云日前表示,隨著數據時代的到來,未來三十年計劃經濟將會越來越大。這一觀點引發了吳敬璉、錢穎一、張維迎等經濟學家的一番回應,一場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的爭鳴再度燃起。 

  錢穎一指出,如果計劃經濟的問題僅僅是信息收集和計算,那么隨著計算機的進步,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的發展,計劃經濟似乎又有希望了。然而,只要人的決策仍然起決定性作用,人的激勵問題就是不能被忽視的。 

  吳敬璉指出,馬云的判斷不對,早在20世紀初期,就有學者第一次論證了計劃經濟可以跟市場經濟一樣有很高的效率。但是有一個前提,信息必須是充分的。但由于信息的非對稱性,信息的完全性是不可能做到的。在經濟活動中,信息是分散產生的,不可能把這些分散的信息集中到一個重要的制定經濟計劃的機關。 

  張維迎指出,有人認為大數據的出現可能會使計劃經濟重新變得可行,這完全是錯誤的。市場最重要的功能不是配置資源,而是用新技術、新產品、新組織形式來改變資源的可用程度,甚至獲得全新的資源。這種創新不是大數據能提供的。  

  馬云的基于大數據理念和實踐提出計劃經濟可能的基礎是,“因為數據的獲取,市場這只無形的手有可能被我們發現”。數據是市場中經濟人相互博弈和決策沖突合作之后留下的資源配置的痕跡,也許可能通過數據去發現經濟人的動機機制和下一步選擇傾向,但是,對于利益和決策相互沖突的經濟人的市場合作結果,是很難把握的。即使可以靜態地把捉住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動態的市場經濟中的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的運行和行動則完全不同于靜態把捉到的市場經濟中的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企圖借助大數據,基于靜態的市場經濟分析,來發現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就以為把捉到了真實動態的市場經濟的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從而就以為可以運用計劃來實現對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的替代,這完全是荒誕無稽的。  

  馬云在可以摸到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的基礎上,進一步表達了,“由于大數據,讓計劃和預判成為可能”。這里的問題是大數據讓誰對什么的計劃和預判成為可能。如果是讓中央計劃局對價格的計劃和預判成為可能,那么,這里顯然犯了邏輯合成謬誤的陷阱。因為數據都是個體企業或行業的,一旦由此合成市場經濟整個的邏輯,那就成為一個謬誤。另一方面,基于大數據,企業對產品和產業的計劃和預判成為可能這一點,短期可能能夠預判和計劃,但是不確定性和創新最終埋葬了這些預判和計劃的企業的生命。 

  一種可能,基于大數據可以實現計劃和預判經濟,那就是通過大數據來操縱和誤導社會民眾的選擇,甚至通過大數據控制人們的信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再是市場經濟,而是哈耶克筆下的《通往奴役之路》。 

  因此,所謂大數據可以摸到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從而可以代之以計劃和預判的計劃經濟觀點,不僅不支持計劃經濟,反而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越來越成為大數據的基礎,市場經濟越來越不可或缺。市場經濟的根本是創新和企業家發現,是不確定性和資源改變,是信息和激勵的解決。 

 ?。ㄗ髡呶倚姓г壕醚Ы萄脅拷淌冢?nbsp;

文章評論
—— 標簽 ——
—— 最新推薦 ——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